•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4 14:58 浏览

喃喃地说了几声我不信之类的话,大汉又挥舞著狼牙棒冲上,在强大力量的推动下,棒上闪现红光,分明用上了火系心法,棒身在急剧的转动下现出七道幻影。又是一道闪电从魔杖中窜出,击向不设防的大汉,电之长枪??改(七阶)。大喝一声,七道幻影刹那间化为一道挡住了闪电,大汉一下子飞了起来,狼牙棒脱手而出飞舞著冲进了树林。大汉坐在地上喘著粗气,震惊著眼前丽人惊人的实力。“老大,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吧?”四五个盗贼冲了上来,关心的问著大汉“没什么事,”大汉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大喝道:“我们走,以后看见他们的车,就立即撤退。”“别急著走啊,我还有事要和你们商量!”“什么事?”准备走路的大汉疑惑的问道“想不想赚点外快?”“怎么赚?”一听有钱,大汉来了兴趣“从这里到塔兰二百里的路,是不是都是你的地盘?”“不全是,还有其它人。”我有点失望,但还是堆著笑脸说:“将我的货从这里安全运到塔兰,我付你十个金币,每个月大致能有三次,怎么样?”每个月就是三十个金币,也就是说有固定的收入三十个金币,大汉心里盘算了一阵,立即同意:“好的,我们可以同意。不过,”大汉有点为难:“我们不能进城。”我明白的点点头:“你们将货运到后派人通知一声就行。现在我还要去塔兰,回来我会和你好好详谈。”“那好,我会在这里派上几个人,你们路过时停一下就行,我会赶来的。”“我叫秋水寒,你叫什么?”“石奉英。”“这个人是谁?”我指了指老头“是权拳帮的高手,这次打劫就是他们的主意。”大汉道正好,来了一个活口,“石兄弟,这四具尸体就由你处理了,我还要赶路,这就告别了。”“那就不送了。”刚刚还打打杀杀的两方在每月三十个金币的力量立刻就化敌为友了在车上利用各种方法,从老头嘴里得到不少有用消息,这老头是权拳帮五大高手以下七大执法之一,由于权拳帮在扬古城吃了大亏,誓要报此仇,于是派遣不少高手东行,不过由于已过了权拳帮的势力范围,只好和当地的盗贼合作来对我们加以劫掠。回来的路不好走了,我想著,看来回来的时候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说不得就要用我的魔兽战队了。我转念一想,招来一个吸血神蝠,带上我的信飞回镇龙山。塔兰城终于出现在路的尽头,塔兰地冲要道即是商旅必到之处,也是古来兵家必争之地。即宽又深的护城河横亘在眼前,厚实的城墙彷彿可以阻挡一切风雨。“历经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到了。”望著城墙上塔兰城三字,我故做深沉的说了一句,惹得众人直想笑。水组的人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一个住处,那是一个大宅院,水十一号泉玉清对我们介绍说,正好有一个富翁破产急著出售这幢宅院,她就用了四百个金币将院子买下来了,其实这院子平常时候最少也值一千个金币,我听了很满意,将它命名为水兰院。将我们送到地头后,蓝石准备回去了。“蓝老不要急著走,现在我人手不够,正好还要蓝老帮忙。”我笑著道“我还能帮上什么忙?”“我们还要在城里卖些东西,这个场地还是要人保护的,再说有什么忙不过来还要请镖局里的人帮忙。”“那好,我们在这里再住上几天。”蓝石道预测推荐,心想看看有没有想回京城的人预测推荐,护著他们回去好再赚上一笔预测推荐,反正住这免费。“我也不会亏待蓝局主,一天三个金币。”蓝石愣了一愣,这比护镖还赚钱“而且我们回去时还要带些货,这也有劳贵镖局护送。”“那正是太好了。”蓝石喜道,没想到遇到一个大主顾,连著几天给自己送钱。“大家,快点,赶紧布置会场。”我向那十个特地带来的少女道十个少女赶紧忙活起来,从车里不断拿出衣服、器械,开始布置院子。而我又开始重施故计,找来一大群的小童为我进行宣传,不外乎讲什么京城首席制衣铺特地来此销售高档时装,领导上流社会潮流,做工精细,手艺领先世界,每件衣服都可以体现女人的魅力,展现你身上的每个优点,让你拥有一份无与伦比的自信,让你重新认识什么才叫女人等等,反正是将米兰之都吹得天仙儆校厣辖鲇校坏谝惶煺瓜耪塾呕荨s捎谧逞粢┱饫嘁┪锊荒苊髦矗跃兔挥屑右孕强隙ㄒ钆湎邸?为了让第二天的场面火爆一些,我特地向塔兰城有头有脸的人发了请帖,恭请他们光临。塔兰是一个大城市,有的是卖奴隶的,为了多准备些人手,我特地到奴隶市场走了一趟。塔兰的奴隶和京城的奴隶就是不一样,这里的奴隶说不上健康,但也绝称不上廋骨嶙峋,哪像京城的奴隶饿得就剩骨头了。我挑了十个男子,十个女性,都是二十几岁,就在我要走时,被几个奴隶吸引住了,那是十一个男女,手上带著镣铐,仅在下体有一块布摭著,全身肌肤黝黑,不是暗妖精,而是来自非之大陆(又叫非洲)的当地土著,十一个人肌肉都比较发达,重要的是根骨都比较好。十一人正在被三个人从屋外往屋里赶:“你们这几只黑狗,光吃饭不赚钱。说来也奇了,这最后十一个竟然卖不出去。”十一个男女眼中没有绝望,没有希望,没有痛苦,什么也没有,有的仅仅是麻木,皮鞭打在身上,仅仅就是添了一道伤口,引不起任何反应。皮鞭呼啸而下,黑人只是直直的向屋里走去。“你,”我指了指那三个拿皮鞭的人:“把他们给我带过来。”那三个听了大喜,皮鞭挥得更加猛烈,将十一个人往我们这边赶过来。“好了,住手。”我不悦地道:“我不希望买来后,还要给他们买药。”“是,是。”领头的那人弯著腰直点头,“小少爷,你看这几人,都是身体强壮,就算是女子,都比我们普通人有力,是天生的奴隶。”“是吗?那怎么卖不出去。”我懒洋洋地道:“要不是我正想买几个,哪和你啰嗦。”“那是那是,不知少爷要买几个。”“多少钱?”“十六个银币一个。”“欺我不懂行情吗!这可不是普通成年人,十个银币。”“少爷你就体谅体谅我们,我们也不容易,”装出一付可怜像道:“就十四个银币吧!”“十三个银币,我全要了。”“那好,成交。”人贩子咬牙道“他们好可怜!”凯茜道“是啊。”我附和道:“所以我才将他们买下,免得再让他们受苦。”靠,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我那有那么多的好心, 湖北11选5走势图这么多奴隶哪有那么多钱救他们出来。不过为了显示我善良的心灵, 湖北11选5彩票网我跑到黑人旁边为他们用上治疗法术,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我特地没让尤利姐施法,而是朝她要了祝福之戒,为十一人回复,这自然是为了收买人心。我将十一人的镣铐去掉,黑人的眼里微微变了一下,但又回复到原来的神色(一般黑人总是戴著镣铐)。到了水兰院后,我先吩咐让这三十一个人好好洗个澡,换上一件新衣服,再让他们好好吃上一顿。本来满大的水兰院静悄悄的挺怕人,但多了三十一个人后院里就热闹起来了。十个男子、十个女性是要作为侍者的,晚上我让十个少女对这二十个人恶补了一番,而我则亲自训练那十一个黑人。黑人站在月光下任我随意的检查他们的身体,我感到暗暗奇怪,这十一个人都拥有不俗的实力,但却被别人用药物和某种奥妙手法给抑制住了,相信十一个的真正实力比现在的三兄弟也毫不逊色。一般来说为了让黑人卖上一个好价钱,人贩子都要教黑人大陆语(大陆通用语),因此我们在交流上并没有太大障碍,我先教了他们一段口诀,当然还用上了梦游大法,不然他们对口诀的领悟将不会太准确。在三人示意明白后,我示意让他们坐下,然后伸手按住一个黑人的背心,让他们开始按我所传的心诀运功,我暗运兰陵真力,泊泊然的真气并不浑厚,也不清洌,不紧不慢的从脊心穴进入,在路过檀中穴时,并不像以前一样经过,而是对檀中穴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同时寒洌的气流从丹田中缓缓流出,不向上行,反而下行,刚越过小腹却又回头,寒洌的真气绕著丹田不断运行。三十分钟的不断冲击,禁制被冲开一个大口子,明显感到自己的力量在回升的黑人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我让他按照自己的武学心法不断修炼,十个周天之后才会大致恢复。其后又为另十个人冲开了禁制。随后又给了十一人各三粒药丸,让他们分次服下。天已大亮,客人正不断的涌进来,京城米兰之都的大名竟然也流传到了塔兰,这里的达官贵族听到米兰之都到了塔兰,而且要举办展览会,不禁人人都争要请贴,一时之间米兰之都的请贴在黑市上竟被炒到十个金币一个,制作假请贴的生意更是大好,制作一个竟要十个银币。见到情况不妙,我赶紧从街头找来不少无业者充当临时工作人员。就连各处商贾也都云集水兰院,想买上部分带到其它地方再高价贩卖。等到六个少女穿著服装在台上表演时,现场气氛达到高潮。购衣狂潮随即展开,一天之内六百件衣服成交百余件,不过药品卖得不太理想,虽然美容药、护阴水卖得很好,但壮阳药却没卖多少,毕竟来的以女子居多而且男人在女性面前也不好意思买这种药,这也太涮他们面子了。不过第二天我立即想出来一个办法,在女性挑衣服时,我体贴的将男性迎到一个特殊的小屋,让他们休息一下,顺便再销售一些药物而已。还是塔兰好,一粒药就卖到八个金币,一件衣服也一百一十个金币,看来米兰的人比京城的人有钱多了,说来也是,京城里的都是贵族,而塔兰全是富翁。将衣服、药品全卖玩后,买了一些货物,又玩了两天,不知不觉就过了四天。在这四天里,预测推荐我将买来的奴隶洗脑了一番(用精神力侵入对方脑部贯输一定意识,当然要求对方精神力较低,且自觉接受才行,不然效力不强),然后传了一些武学和法术,又请了不少佣兵来保护水兰院。四天内我主要训练了这十一个黑人,黑人的内气已经可以自如运用,传说黑人极为崇拜大地,于是我传了他们东方大地正气心法,这是浩然正气的一种,威力比起普通罡气恐怕还要强上一筹。我发现黑人对于刀、盾、枪、弓箭有著超越常人的熟悉,他们使用这些东西就像是在用自己手臂一样,什么叫如臂使指,看了他们用刀之后就知道了。他们刀所走的路子极为狂野,于是我就传了他们一套狂野刀法,外加搏龙盾,枪法也叫狂野,至于弓箭我只传了玄天九射的口诀、身法、姿势等,别的就不用教了,他们对弓箭的理解绝对在我之上,技法之精湛恐怕还在草原游牧民族之上。不过有一点我也有点苦恼,这十一个人只听我的话,别的人谁的话也不听,没办法只好将这十一人带在身边了。终于回程了,还是带著十辆车,用二十匹马拉著,没有再请马夫,而是由十个黑人驾驶,在路过石奉英的地盘时,我和石奉英密谈了一次,随后我们就上路了。再次回到扬古城。“有什么消息?”“少爷,权拳帮好手尽出,足有二百多。”火十一陈右来道“你们猜他们会在何时何地下手?”“不可能在扬古城,天还没有黑,全城就戒严,奴隶兵立即上街巡逻,任何晚间出现在大街上的人都会被立即逮捕送入大牢。”火十二吕晴道“我认为他们不可能越过离江来追击我们,二百多人越出传统势力范围会引起误会的,再说帝国骑士团的人哪一个也不是吃素的,二百人的规模就算是再隐密,没有他们自己人掩护,也会迅速被帝国骑士团发觉的。如果这样,那么能设下埋伏的地方就不多了,只要找来地图就可找出他们可能埋伏的地点。”火十八号岳羽道“忘了我们来时特别注意的那个山坡了吗?”我道“对,那里山草茂盛,里面不要说藏上二百人,藏上四百人也看不出来,更找不出来。”陈右来恍然大悟道第二天上路之前,我在扬石城里雇了一个佣兵团的人,这是扬石城里势力最大的一家,我出了二十个金币的价,让他们送我到京城,双方成交了,对方派了三十人,其中二十个弓箭手。我还为黑人买了十一幅胸甲,然后再带著我的人走出了扬石城。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镖局和佣兵团之间的区别。二者产生的原因并不一样,镖局是应商旅行路要求保护而出现的,而佣兵是发生战争为了补充兵员而应机出现的。不过到现在二者的区别并不太大,佣兵也接保护商旅、铲除魔兽的生意,但镖局从不介入战争。火组的人出动了一半,向前探索敌人行踪,凭借对方在山坡处留下的蛛丝马迹,最终确定敌人是埋伏在这个山坡之上,敌人也是善于掩藏行迹的高手,要不是火组的人特别警觉又受过这方面的特别而刻苦的训练也不会就此认出这里有人埋伏。就在山坡前二百米处,我们停了下来,将车子圈起,众人分散坐在圈里,喝著水,吃著东西,聊著天,不时还有人走出圈子从旁边的山泉处取水,周围一片宁静,好一幅自然的风光,有山有水有人。我们从上午就坐在这,一直坐到下午,我又不急,我是正正当当的商人,又不怕帝国军,有些人却是害怕帝国军出现发现问题。一个人影闪在我的旁边,“少爷,敌人来了。”我向佣兵团打了一声招呼,大家迅速进入自己的阵地。前方的草丛中不时能看到耀眼的闪光,细细嗦嗦的衣服掠过草丛的声音不时能够传来。“射”,尤里喝道,瞬间,四五十道箭直向草丛中扑去,“啊,啊”、“扑哧,扑哧”,惨叫声、箭盾相交声,感杀声响成一片,不过敌人并未就此扑上,敌人心中明白我们手里有弓箭,就此扑上只是找死而已。敌人这次也是有备而来,不但带来了弓箭,连盾也一并带上了。箭穿空的异啸之声不断传来,不时有人惨叫著倒下。我的人暂时还没有人死亡,这是因为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是佣兵团的人。僵持了三个小时后,双方的箭终于射光,敌人抛尸四十,我们只有十具,那是我们有车作盾牌。肉搏战终于要展开了,我比了个手势,火组的人会意,潜到车后,我对佣兵团的人说:“大家立即撤回扬古城,敌势过强,不可力敌。”说完我带头就跑了断后的火组八人出手就是十六根铁针,刚扑上的七人倒了三个,对方刚要用暗器回击,火组八人甩手又是十六针,立即撤退。火组八人的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上了众人。追逐战就此展开,手上的盾也丢了,弓也早就扔了。双方一追一逃,一跑就是二十里,也不知道这帝国骑士团的人上哪去了(事实上在离江以北发生了抢劫,他们赶到那去了,那是权拳帮声东击西之策)。高速狂奔二十里,几乎谁也受不了,就连尤里兄妹俩也气喘嘘嘘,毕竟他们各自还抱了一个小家伙。不知不觉众人已经不是向扬古城奔去了,而是偏离了官道十几里。前面是一处斜坡,我们迅速通过了大半,就在快要出斜坡时,我大喝一声:“列阵,迎敌。”早已受不了的众人闻言几乎是立即停了下来,手中没有了弓箭众人抽出兵器,排成一个三角阵,不过所有人都气喘嘘嘘,除了几个人,都恨不得趴在地上。追来的百多人在我们百步外停下,列阵。一个三角眼的老头,拖著沉重的阎王令,三角眼中恶毒的光芒不停地闪动,却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小辈,你们死定了。”我脸上再次出现古怪的笑容,目光中寒芒闪现,“杀”,一声沉雷迸出,从斜坡的地下突然冒出三十二人,连珠箭落如雨下,锐利的箭啸声令人气血下沉,面色苍白,伴随著弓弦的响动,就会有一声惨叫响起。早已丢弃了盾的权拳寨的人只能饱受箭雨的荼毒,惨叫声不绝于耳,只能在坡下各找地方藏身,想要冒著箭雨逃出除非修到地行仙的地步,否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这三十二人正是我从镇龙山秘密调来的金、木、水、土组的人,每人三壶狼牙箭,搭配三石的强弓,百步之内就算是修到家的练气士穿上盔甲也不敢硬挨一箭。半响之后,箭啸声不再不绝于耳,开始稀疏下来,三十二人不再轻易发箭,对方剩下的二十几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全部找到了山石树木什么的,藏住了身体。我们立即增援三十二人,以防对方用法术攻击,然后趁势突围。三十二位弓箭手开始游位,不断射杀重新暴露出的敌人。在三十二张弓的攒射下,对方的高手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不少人喊了无数声的投降,我一概不理。这剩下的二十多人,是权拳帮的精华所在,只要杀光,权拳帮在未来的十年内就无法培育出太多的高手,对我们也就无法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在有了地方躲避箭雨后,对方静下心神,开始用法术进行还击,不过由于我们增援及时,对方无机可乘。但局面一时僵持起来,对方不出来,我们又不想放弃优势冲下去和对方肉搏,谁知道对方有什么可怕的暗器和高手。我有些焦急起来,这里已经远离官道十几里,帝国骑士团的人根本不会巡逻到这,天就要黑了,等到天一黑,弓箭的威力将减少三分之二,更失去了威慑力,对方趁著黑暗突围,成功性极大。“尤利姐,你有没有办法将人赶出来。”我转过头对尤利姐道“可以,”尤利姐皱了皱眉头,有点犹豫:“杀的人是不是太多了?”“没有办法,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们,除非我们以后不做塔兰的生意了。”我故做无可奈何的道,心里却想著另外一件事,二百多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来往商旅,这帝国骑士团的人都死了吗,竟然没有察觉出蛛丝马迹。“俯视人间的神氐啊,借助大气中无所不在的精灵之心,世间神的子孙在这里乞求您的力量,混乱的尘世充满了罪孽,降下焚毁一切的怒火吧!”尤利姐喃喃的吟唱著咒语,空中云彩骤然变红、变低,紧接著道道红光从天而降,穿过红云砸向大地,锐利的尖啸声刺耳惊心,地面被砸出一个一个大坑,斜坡下方圆百二十步内顿成火海,这是八阶的火系魔法“流星火雨”,需要强大的魔法力、精神力,即使是生为妖精族魔法使的尤利姐,也有些消受不起。箭啸声再次响起,惨叫著逃出火海的幸存者转瞬间就沦为箭下亡魂。半个小时后,火海渐渐熄灭,以尤里兄妹俩为先锋,大家进入开始打扫战场。敌人身上还真的带了不少宝物,那些奇形怪状的暗器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送了一些宝物给佣兵团的人作为战利品,又付了十二个金币的死亡赔偿金,在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下来时,众人又回到了扬古城。

,,湖北快3


Powered by 安徽11选5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